当前位置:雪佛兰chevrolet中国官方网站 > 专访张文宏:新冠肺炎全球蔓延非常令人忧虑

专访张文宏:新冠肺炎全球蔓延非常令人忧虑

  【解说】一个多月以来,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大多数时间都“躲”在离市中心大约60公里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。在这个上海收治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定点医院,张文宏每天都要查房,仔细研究300多个确诊病例,并一直在摸索新冠病毒的“脾气”。 

  【解说】一个多月以来,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大多数时间都“躲”在离市中心大约60公里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。在这个上海收治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定点医院,张文宏每天都要查房,仔细研究300多个确诊病例,并一直在摸索新冠病毒的“脾气”。 

  2月28日,中新社记者在华山医院专访了抽空回单位的张文宏。在大家心目中直言不讳的“硬核”专家,在同事眼里是温暖细心的“张爸”,带着标志性的黑眼圈和脱口而出的“金句”。

  采访中,在谈到新冠肺炎出现全球蔓延这一话题时,张文宏直言非常令人忧虑。

  【同期】(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)现在的答卷交上来,中国确实2到4个月有可能会控制住,但是我们等于预测到了开始,但是没有预测到结果。一开始以为中国控制住,世界应该没事,是吧?今天(2月28日)第一次出现全球新增的病例超过中国新增的病例,所以我们也非常担心。现在中国控制住了,世界反而现在出现了蔓延,这是非常令人忧虑的一件事情。

  【解说】张文宏认为,中国的经验不一定适合别的国家,别国的策略也不一定适用于中国。不过,张文宏指出,诸如传染源如何控制、传播途径如何去切断、易感人群如何保护等传染病最本质的东西是一样的,而每个国家则要根据自己的国情,来制定适合自己的防控策略。

  【同期】(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)大家觉得(新冠病毒)很可怕,对的,很可怕,因为新的病毒你不认识。但是,接近一个月左右的时间,我(上海)83%的病人已经出院了。按它的数学模型,最好的结果也是要8万人感染,但现在337(例)。我就觉得只要整个的国家的所有的人,大家能够团结起来,把这件事情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做,这个病的“可防可治”就是做得到的。

  【解说】有网友评论说这次的新冠病毒“非常妖”。 张文宏说,其实把它的“脾气”搞清楚了以后,就不会觉得它是一个“非常妖”的病毒。

  【同期】(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)对于这样一个病毒,我们认为它“妖”是因为我们可能还没有完全了解。随着对这个疾病认识的加深,我们其实就把这个病我们直接叫2019的冠状病毒病,我认为它不仅仅是个肺炎。脾气搞清楚了以后,你就不会觉得它是一个非常“妖”的病毒,事实上就是一个冠状病毒家族的病毒。

  【解说】目前,有许多机构或组织都在研发相关疫苗和特效药,张文宏表示自己没有掌握一手材料,很难去判断究竟何时能真正研制出来。

  【同期】(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)“流感”有药物吗?你们都知道有药物的是吧?解决问题了吗?没有解决问题。所以传染病的一个预防和控制它是个体系的问题。疫苗或者药物对我们中国解决这一次的疫情,我认为是来不及的,但是,是不是为世界上其他国家和地区下一步的流行会有用,对我们中国将来自己面临的有可能的流行会有用,我认为这个是可能的。我们短期内的这个病的防控,我们还是不能太寄希望于药物和疫苗可以给我们带来“神迹”,我们现在还仍然寄希望于我们中国广大民众的力量。

  【解说】张文宏在专访中提及,其实自己在当天驾车回市中心的路上遭遇了堵车。在他看来,这说明这个城市开始经济复苏了,但经济复苏了不代表防疫等级降低或警惕性下降。事实上,张文宏透露,目前各家医院发热门诊的筛查比前一段做得更紧。

  【同期】(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)我在想上海大概什么时候会真正的(防疫)等级下来,包括把口罩摘掉,可能就是要看到所有的返回上海的人基本上都来了,复工都已经复工了,然后在这种情况下面,我们上海没有发现新的病人,我估计这个时间点就是我们把口罩全部摘掉的时间点。那么到底是什么时候呢?估计最近几个礼拜可能还得先看一下。

  【解说】张文宏说,上海的防控等级现在还是很高,不鼓励出现密接度非常高的情况。他强调称,疫情防控不是政府一家的事情,跟每一家都有关系,每个人都要有高度的警惕性。 

  记者李鹏 徐银 康玉湛上海报道

责任编辑:【陶光雄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